观点

江苏泗阳县的“能人”王业安,“空手套白狼”的把戏还能演多久?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2-05-17 09:06 我要评论( )

能人,这个词语,百度百科的解释是有才能、有本事的人,或在某一方面非常精通的人。 今天我们给大家讲述的能人,就是家住江苏省泗阳县众兴镇上海北路的路东、北京路北面逸景嘉园小区的王业安,其实,王业安的身份证姓名叫做王建国,1972年4月出生,因为大家

 

能人,这个词语,百度百科的解释是有才能、有本事的人,或在某一方面非常精通的人。

今天我们给大家讲述的“能人”,就是家住江苏省泗阳县众兴镇上海北路的路东、北京路北面逸景嘉园小区的王业安,其实,王业安的身份证姓名叫做王建国,1972年4月出生,因为大家叫他王业安的时间长了,反而把他的本名王建国给忘记了。

说他有能耐,那也真还“有一手”!他用“路子广能办事”的花言巧语迷惑,辅之“空手套白狼”的手段,从泗阳县葛集社区玉龙花园小区的开发商丁成佐手里拿了六套房子,转手卖出120多万元之后,便像人间蒸发一样找不到他了,好不容易发个信息过去,他居然回复是“不认识”了!但把戏总有穿帮的时候,目前,丁老板正通过司法程序让他现出原形,等待法律的制裁!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工程麻烦多

2017年4月,泗阳县来安街道办开发的玉龙花园小区,属于泗阳县危旧片区改造工程,因建筑商江苏创展置业有限公司资金链断裂,导致该工程停滞形成烂尾,来安街道办下属的江苏民乐投资有限公司为了盘活该项目,与江苏舜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达成了新的开工建设协议和补充协议。

舜塬公司的老板丁成佐接手后,一边忙于清算工程材料款、代偿还建筑材料款、工程设备机械费用、工人工资等事宜,一边筹备小区的建设方案。

2017年4月下旬,王业安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在来安街道办的办公楼里找到丁成佐说,王业安可以帮助丁成佐解决工地复工问题。

自2016年3月26号之后,丁成佐接手承建的玉龙花园小区,因为多种原因被政府叫停。为了协调工地复工问题,他要经常去街道办办理各种手续,王业安的出现恰逢其时,他信誓旦旦地说政府里有“路子”,社会关系也很好,可以协调解决两方面的问题。

天上没有掉下的馅饼,王业安提出在玉龙花园工地内给他三亩多地自己承建房屋作为酬劳,首先承诺负责协调好工地复工问题,其次让街道办出资做好小区给排水管网工程、道路、绿化工程。丁成佐则提出相应的约定,待排水管网项目实施完工后给付酬报。

2017年4月份,迫不及待的王业安要求丁成佐先写土地转让手续给他,然后解决工地复工问题,由于丁成佐正处在多事之秋,一时也没有万全之策,只好给他写了出让土地手续,同时约定给王业安自建自卖。

随后的不长一段时间内,丁成佐数次打电话催促王业安解决复工问题,王业安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往下拖,以至于到后来杳无音讯。无奈之下丁成佐只好自己去街道办协调,几番商谈之后,来安街道办与丁成佐签订了开工协议。

子虚乌有“借”巨款,名副其实搞诈骗

2017年4月,葛集玉龙花园小区在开始施工时,王业安到工地上找到丁老板,说他不要土地建房了,而是直接要建好的房子。由于当时处在烂尾工程交接琐碎的矛盾之中,王业安也是当地有名混混,丁老板为了工程顺利进行开工,减少机械设备等务工损失,考虑后期王业安承诺完成给排水工程及小区道路、绿化、管网项目由他找政府出资,丁成佐还是犹豫了一番。

2017年4月21日,在多次威逼利诱地裹挟下,得寸进尺的王业安为了虚构“事实”,他以“借款”名义,与丁老板签订一份漏洞百出的协议书,内容如下:

“甲方(丁成佐)在葛集小区玉龙花园建房,在购买土地用乙方(王业安)现金。甲、乙双方经友好协商将九号楼让乙方承建,由乙方自行出售,与甲方无关。九号楼土地款乙方已全部付清,九号楼土地面积约三亩地。甲乙双方债权债务已全部抵清。”

首先用“乙方”的现金有何凭据?现金多少为何没有标注?自建自售俨然也是开发商了!谁赋予的权利呢?这就是王业安自导自演的欺诈协议!

其实,王业安只是一个吃浮食的混混,哪来实力真刀真枪建楼房,拿地建楼房这是他的一个幌子,也是实施诈骗的第一步,也是为后面“名正言顺”拿房子埋下伏笔。

2018年4月13日,王业安继而拿着960000元的“借款”协议,来“抵充”玉龙花园九号楼的301#、302#、401#、402#四套房子和车库。这时候丁成佐按照王业安的“算法”,丁成佐已欠他本金和利息共计1062000元,且约定此款为上述房子的购房款,强迫丁成佐写下了“协议书”。

后来王业安看到九号楼不好出手,他又要求改到三号楼的301#、302#、401#、402#四个房号和车库。本来就是子乌虚有的协议,丁成佐当时没有同意,于是,王业安就找了附近桂庄小区的周姓负责人,附近卖钢材的女老板顾新梅和搞沙石刘绪红夫妻俩,还有一个同样卖沙石的老板颜士玉,他们一帮人公然把三号楼房子和大车库锁了起来。

王业安、刘绪红、顾新梅依仗着政府某些官员的亲戚关系,在工地上胡搅蛮缠欺诈勒索,后来竟然发展到丁成佐的家里来闹事。搅得丁成佐生活不得安宁,迫于无奈只好妥协把房子房号改成三号楼了。

2018年8月到12月期间,王业安以后期施工资金紧缺为由,相继把301#、401#、402#三套房源一次性付款卖掉,302#房源以分期付款的形式,分别卖给王玉兰、刘兵、熊新霞、黄亮等四个人,四套房款120万元直接进入王业安的腰包。

对于这些甚嚣尘上的地方混混,丁成佐为何忍气吞声不选择报警处置?而朴实善良的丁老板只是想,忍一忍等到王业安把小区的排水工程做出来,以后也就没有瓜葛了。

障人眼目送砂石,盘踞工地收渔利

为了遮人眼目好在工地浑水摸鱼,王业安带来了邻村一个叫赵士法的村支书,居然强势要求丁老板给他做工程,丁老板见他没有施工经验,况且时间也很紧张,自然也就没有同意。

但是,王业安他们竟然把赵村支书家的破塔吊,硬生生地放到工地上来阻挠工程施工,还要付给他们塔吊的租赁费。无可奈何的丁老板塔吊一天也没有用,不仅支付了租金还要出钱把塔吊按他们指定的地点运送回去。

王业安在工地倒空卖空不说,他还强行签订混凝土购销合同,送一百万元的高价材料款,就要丁成佐支付他价值两百万元的房子,倘若不按王业安的“规矩”行事,他就可以指使顾新梅、刘绪红这些妇女等人去锁房子,把工地上的用电停了,工地上施工队的包工头臧太丰、叶思和等人,都被王业安叫来的刘绪红给踹打过,他们虽然人高马大但都不敢还手。据当地人透露,刘绪红的儿子在纪委部门工作,顾新梅娘家的亲戚是G安部门的干部。王业安他们就是依仗地方势力保护伞的关系,所以才敢为所欲为!

就连玉龙花园售楼部的装修工程,王业安、顾新梅都要求给他们俩装修,装修费用房子来抵付,预算最多20万元的报价,没成想他们俩都在蒙骗,装修了一小部分就停下来,只花了三万左右的费用,报价却是近十万,之后一直就没有继续装修。

对于这些甚嚣尘上的地方黑恶团伙,为何忍气吞声不选择报警处置?而朴实善良的丁老板曾经遭遇过三台变压器一夜被盗的状况,报警后有个民警居然训斥他怎么不保护好的,难道国家的公用设施都要派人值班放哨?真是岂有此理!

正义迟到不缺席,法网恢恢惩恶魔

王业安在玉龙花园工地上为何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有亲朋在来安街道办主持工作,难怪丁成佐几次去找人大主任蒋茂松处理问题,他都会摆出爱理不理的官架!当然他们之间有无利益输送,不能随意加以猜测!

就在前不久,王业安还明目张胆地把五号楼的105室房子强行出售,价值二十三、四万元的房子,他说卖就卖!而他拿钱走人的王业安,至今留下三号楼、五号楼电梯、燃气管道公用设施没有安装的烂摊子!

现在,玉龙花园小区早已成型,而王业安承诺的给排水等工程,哪里还有踪影?!丁成佐多次打他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后来竟然也把微信拉黑,一直联系不上,最后丁成佐只有打掉门牙往肚里咽,自己斥资全部把工程项目做齐。

为了讨回公道,惩治黑恶势力,丁成佐已经向当地政法机关申请立案侦查。宿迁市的政法机关领导表示:开展扫黑除恶是我们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的主要体现,是我们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职责;要对泗阳县来安街道办辖区的黑恶势力一查到底,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究竟有无借款事实,究竟有无勒索巨款?我们相信宿迁市的政法机关一定会排除阻力,扫黑除恶,固本清源,与持续开展的“反腐败斗争”相结合,严肃查处充当犯罪集团“保护伞”的党员干部等黑恶势力,为社会和谐稳定做出贡献!媒体同时也将持续予以关注。文章来源:商业新知 http://www.shangyexinzhi.com/article/485061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